当前位置: 法天下-司法鉴定网 - 典型案例 -

延安女子丢肾之谜:医院不承认司法鉴定结果

延安女子丢肾之谜:医院不承认司法鉴定结果
2013-08-14 18:45:03
八年前手术后发现一个肾没有了


  “高静十五岁的时候,发生过一起车祸,当时在甘泉县人民医院做了脾切除手术,手术之前高静是一个非常活泼的孩子,总是奔奔跳跳坐不住,手术之后她开始变得懒懒的,一有空就睡觉,什么都不干,自己的衣服都是我帮她洗,本来以为是手术对孩子身体伤害太大了,需要一个恢复期,所以就没太在意,谁曾想到是一个肾没了,偏偏丢肾和当时手术同时左边”高静的父亲称。


市场信息报讯(记者 谈春平 实习记者 陈圆)延安甘泉女子高静体检结果显示仅有一个肾,此后多番检查证实,左肾缺失已是事实。高静及家人均认为左肾缺失与八年前在甘泉县人民医院的一次脾切除手术有关。而医院则予以否认。双方争执之下协商,签订协议继续通过检查解决问题。但院方在检查之后,却对所签协议予以否认。


八年前手术后发现一个肾没有了


“高静十五岁的时候,发生过一起车祸,当时在甘泉县人民医院做了脾切除手术,手术之前高静是一个非常活泼的孩子,总是奔奔跳跳坐不住,手术之后她开始变得懒懒的,一有空就睡觉,什么都不干,自己的衣服都是我帮她洗,本来以为是手术对孩子身体伤害太大了,需要一个恢复期,所以就没太在意,谁曾想到是一个肾没了,偏偏丢肾和当时手术同时左边”高静的父亲称。


高静也告诉记者:“我本身是学医的,我知道人先天性一个肾脏的概率很小,并且从小体检就没发现我是一个肾。”


医院称不认同司法鉴定意见


就在家属和医院各执一词争执不下的时候,院方和家属曾通过协商后寄希望于司法鉴定。蓝图司法鉴定中心给出的鉴定意见是:甘泉县人民医院对患者高静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不排除高静的左肾缺失与甘泉县人民医院的医疗行为存在因果关系。


谈及高静左肾的去向,鉴定中心的法医李峰曾明确表示过,“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手术摘除。”


高静的父亲称,当自己拿着这个鉴定结果去找医院时,医院对其予以否认。


甘泉县人民医院的常文森副院长告诉记者:“蓝天司法鉴定中心并不权威,因此医院不认同此鉴定意见。”


再次鉴定后医院又反悔了


为了事情能够得以尽快解决,院方及家属又通过协商决定再次检查(泌尿系CT三维重建即CPU,泌尿系统逆行造影)并签订相关协议。自此之前,甘泉医院吕向珍书记也曾告诉过记者,只要做了这两项检查是谁的责任就会很清楚。其协议内容为:高静进行完以上两项检查,不再进行其他检查和鉴定,如其中一项能够查明左肾缺如原因,即不进行另外一项检查。如其中一项不能查明左肾缺如原因,另一项检查必须进行。如果这两项检查能说明左肾缺如原因,就按此两项检查结论作为处理纠纷的依据,如仍不能查明左肾缺如原因,医院和高静双方根据病历及各项检查为依据协商解决此纠纷。


高静的爸爸告诉记者,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给的结果是:左肾、左输尿管未见。在上海待了八天,在医院领导和卫生局领导的陪同下,咨询了十多个专家,专家称,切除后时间太久,输尿管就会收缩,合并。因此要解决此事还是回去找医院吧。


高静的父亲称:“去上海检查时医院曾给过4万元,称是给高静的营养费,并且检查的所有费用也都是由医院出的。但是从上海回来,医院对于自己签的协议予以否认,并称检查还是得继续做,直到有一个明确结果。我的女儿变成了一个试验品,一而再再而三的检查对高静身体的伤害实在太大,病历和司法鉴定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只是医院的态度反复无常。”


甘泉人民医院常院长则表示,此次去上海做的检查中只是得到一份报告,而不是结论。因此,院方没办法按协议执行。同时院长称,只要相关机构给出一个很明确的结论,医院就会积极处理。


医院不承认患者有两个肾


高静八年前手术由贾军义医生所书的病历以及CT检查单上均可见“检查肝、肾均未见异常”“腹腔及肝肾隐窝扫查,未见异常”“双肾图像未见异常”等文字。


记者问及入院检查以及出院时候的病历均显示是双肾且正常,院方应该作何解释时,常院长称,“病历写错了,至于解释,自己也解释不清。因为自己也没有仔细看过病历,这都是主管院长负责的。”


随后,采访以常院长一句“现在我不愿和你多说,不接受采访”而告终。


高静和家人都希望八年前做手术的主刀大夫贾军义医生能够出面,对当时事情的真实情况做一个详细的介绍,而不是避而不见。


甘泉医院吕向珍书记则表示,贾军义医生作为此次事件的当事人,医院让他回避了。

分享:

本站简介:
法天下司法鉴定网,中国最大的司法鉴定网站,网罗全国各地所有专业的司法鉴定机构和人员,帮您找到专业最合适、能力最扎实、态度最公正的鉴定专家。
法天下司法鉴定网 Copryright © 2008-2015
www.fatianxia.org 京ICP备09028185号-7   执行时间:.00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