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天下-司法鉴定网 - 鉴定趣闻 -

【科普】取证不规范,“天使杀手”诺克斯无罪

【科普】取证不规范,“天使杀手”诺克斯无罪
2013-10-25 14:03:56
2007年11月02日,意大利,来自英国的女留学生梅瑞狄斯•克尔彻(Meredith Kercher)被发现死在自己租住的房子里,她身上有47处刀伤(其中有多处 抵抗伤 ),颈部有3处刀伤,同时还有被勒颈的迹象。克尔彻的尸体显示她曾被性侵犯,同时还伴有窒息和失血。
 
天使杀手,最毒妇人心?
 
克尔彻来自于英国,在英国利兹大学(Univ. of Leeds)就读,此次是作为交换学生来意大利,进行为期一年的欧洲政治学研究的,死亡时年仅19岁。此案一出,英国媒体哗然,纷纷进行了连篇累牍的跟进报导,表达了英国民众的愤怒。
 
在调查中,警方迅速将与克尔彻同租的美国留学生阿曼达•诺克斯(Amanda Knox)以及她的意大利籍男友索莱希托(Raffaele Sollecito)带到警局问话。据诺克斯说,她被连续审讯14小时,并指认杀害克尔彻的是一个叫做鲁姆巴(Patrick Lumumba)的人,此人是克尔彻打工的那家酒吧的老板。
 

受害者梅瑞狄斯·克尔彻。
 
鲁姆巴立即被警方拘捕,但2周后,鲁姆巴提供了自己的不在场证明,被无罪释放。此后,他还起诉了诺克斯的诽谤行为,并胜诉。
 
这样一来,诺克斯和男友的嫌疑迅速上升,并于11月6日被逮捕。11月22日,诺克斯书写的供述被CNN等媒体刊发出来。诺克斯随即迅速通过律师发表申明,称自己所作供述是在自己极度紧张、压抑,并被警方恐吓的情况下做出的。
 
很快,警方根据被害人克尔彻的阴道拭子上检测到的DNA样本,从资料库中确定了另一名嫌疑人:生于科特迪瓦的鲁迪•葛瑞德(Rudy Guede)。案发后,葛瑞德立刻逃离意大利前往德国,但因为在德国坐火车时逃票被捕,并迅速被引渡回意大利受审。但葛瑞德辩称自己虽然与克尔彻发生了性关系,但并未行凶。
 
2008年07月11日,意大利当地检察官正式起诉了诺克斯、葛瑞德和索莱希托三人,罪名是谋杀梅瑞狄斯•克尔彻。旷日持久的官司正式开打,英国的报纸和美国的媒体也开始就诺克斯是否有罪、诺克斯是不是最毒妇人心打起了口水仗。原因很简单:诺克斯恰好是美国公民,而被害者克尔彻是英国公民。由于诺克斯相貌出众,所以她也被冠上了“天使杀手”的大名。
 
同年8月28日,葛瑞德被快速审判,判处30年徒刑,后经上诉被减为16年。而对诺克斯和索莱希托的正式审判,拖到了次年的1月16日才开庭。诺克斯重复了对自己的供词的辩解,并声称,审讯时警察对她进行辱骂,还用她的头撞墙,她才稀里糊涂地说了那些话。警方当然不认帐,但这一来,口供的可信程度大大打折,就要看物证了。
 
2009年9月27日,最后一名证人作证完毕。同年12月4日,法庭宣判,诺克斯和莱索希托均对克尔彻的死负有罪责,分别获刑26年和25年。被告表示不服,进行了上诉。
 
物证确凿?
 
在第一次审判中,本案中的物证可以说是相当“充分”的,检方在法庭中共呈现了5样关键物证。
 
1号物证:凶器

美剧《识骨寻踪》里有句话叫“没有凶器,就没法定罪”。意大利检方出示了一把在被害人房间里找到的刀具,并声称在的刀把上检测到了诺克斯的DNA,而刀刃上有被害人克尔彻的DNA。
 
2号物证:文胸搭扣

检方出示的第二项证据是一个被害人的文胸上的搭扣(bra clasp)。这个搭扣是在被害人房间找到的,而且也被证明是从被害人克尔彻身上所穿的内衣上撕下来的,而这个搭扣上有第二被告索莱希托的DNA,证明他案发时在现场而不是如他所说的在自己的公寓里上网。
 
3号物证:浴室血足印

警方在现场发现的一枚带血的足印是检方的3号物证。该足印是在浴室门口的一块防滑垫上发现的,检方认为这与索莱希托的足印一致,也证明他曾经在案发时到过现场。
 
4号物证:破损的窗户

第4号物证是案发现场的一扇破损的窗户,检方认为这是诺克斯伪造入室抢劫故意打破的。
 
5号物证:房间血鞋印

第5号物证,是另一枚现场发现的带血鞋印。该足印是在被害人克尔彻的房间里提取到的,检方认为这属于索莱希托。
 
不是所有CSI都是万能的
 
2009年,来自美国的19名法医物证专家对检方提出的证据进行了重新审视,认为这些证据完全站不住脚,并向法官写信要求重审。2011年01月,法庭指派了另外两位来自于罗马第一大学(Rome's La Sapienza University)的法证学专家,对物证重新进行了鉴定。
 
1号物证:DNA含量过低,无法确定
 
对于检方提供的凶器,辩方认为刀刃与被害人身上的伤口并不完全吻合;而专家证人提出,刀刃上遗留的疑似血迹的样本量太小,无法确定DNA是否确实来自于死者克尔彻。
 
2号物证:胸罩被污染
 
辩方认为现场的胸罩搭扣是一个被实质性污染过的证据(contaminated and essentially tainted),因为这个搭扣竟然在案发后一直遗留在现场,6周后才被发现。中间人来人往,难免会让这个搭扣沾染上其他的DNA。
 
3号&5号物证:鉴定错误
 
法证专家弗朗西斯科•芬奇(Francesco Vinci)认为,那两个血足印纯属鉴定错误,它们并不属于第二被告索莱希托,反而与另案被告葛瑞德的才是匹配的。最突出的理由是,索莱希托的一个脚趾属于畸形的棒槌状趾(hammer toe,又译锤状趾),而这一点并没有在足印上体现出来。
 
4号物证:取证不规范
 
在法庭上,辩方专家证人现场模拟了破窗过程,由于窗户被打破的方向不同,破碎的方向也就不同。而就本案来说,辩方认为这是葛瑞德从外面打破的,而不是诺克斯从内部打破的。
 
另外,辩方指出,意大利警方在取证过程中,犯下了一系列愚蠢而低级的错误。比如,勘验现场时,有时候忘了戴手套,有时候忘了戴发套,直接用手指翻弄被害人的伤口,并且随意搬动现场的家具、物品。同时,有录像表明,一名警察竟然毫无理由地一脚踹向了一扇窗户。
 

一名警察在用脚踢门上的窗户。
 
基于如上理由,两位法证专家郑重向法庭建议,对于上述证据的效力,因为意大利警方CSI人员取证操作上的不规范,在本案中应该不被承认(inadmissible)。
 
其他辩护:无证人,无其他DNA证据,有逼供嫌疑
除了上述辩护外,辩方认为意大利警方在逮捕诺克斯的时候没有向她告知自己的权利,并且在审讯中使用了剥夺睡眠、胁迫等逼供手段。而现场没有证人,在克尔彻被害的房间里也没有发现诺克斯的DNA。另外,还有媒体曾报道,克尔彻死于“性爱游戏”,但没有证据证明 窒息游戏 曾经发生。
 
禁不起合理怀疑,无罪
 
这一系列的辩护,顿时使得审判的局面迅速扭转。在2011年10月3日,在意大利佩鲁贾(Perugia)的地方法院,经过一个由3男5女组成的陪审团聆讯后,法庭宣布检方所指控的阿曼达.诺克斯的谋杀及其它罪名均不成立,当庭释放。此时,距诺克斯被拘捕已经超过了4年时间。
 
我们无法判断,本案中的诺克斯与索莱希托究竟该不该为克尔彻的死负责,以及有多大的责任。但从本案的交锋中,不难看出CSI对于今天的法庭审判有多么重要的意义,CSI不但需要规范的技术,更需要高度的责任感。
 
像本案中的2号物证,也就是那个文胸上的搭扣,倘若在案发后立即被发现、鉴定,也就不会有日后如此之大的争议了。而本案中CSI人员在操作中所犯下的那些低级错误,应当作为全世界所有的CSI人员的前车之鉴。
 
编辑的话:本案很难不让人想起凯西案和辛普森案,和这两起案件一样,检方的证据禁不起“合理的怀疑”(Reasonable Doubt),而疑点利于被告,所以被告被无罪释放。这样的案件或许会让极少部分人逃脱法律的制裁,但是这可能也会在某种程度上让警方和检察院提高对于取证规范,以及法医物证学研究的重视,让更多的人获得正义。

分享:

本站简介:
法天下司法鉴定网,中国最大的司法鉴定网站,网罗全国各地所有专业的司法鉴定机构和人员,帮您找到专业最合适、能力最扎实、态度最公正的鉴定专家。
法天下司法鉴定网 Copryright © 2008-2015
www.fatianxia.org 京ICP备09028185号-7   执行时间:.00 毫秒